<ins id='rgs31'></ins>

        <fieldset id='rgs31'></fieldset>
        <i id='rgs31'></i>
        <acronym id='rgs31'><em id='rgs31'></em><td id='rgs31'><div id='rgs31'></div></td></acronym><address id='rgs31'><big id='rgs31'><big id='rgs31'></big><legend id='rgs31'></legend></big></address>

        <code id='rgs31'><strong id='rgs31'></strong></code>
      1. <span id='rgs31'></span>

        <i id='rgs31'><div id='rgs31'><ins id='rgs31'></ins></div></i>

      2. <tr id='rgs31'><strong id='rgs31'></strong><small id='rgs31'></small><button id='rgs31'></button><li id='rgs31'><noscript id='rgs31'><big id='rgs31'></big><dt id='rgs31'></dt></noscript></li></tr><ol id='rgs31'><table id='rgs31'><blockquote id='rgs31'><tbody id='rgs31'></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gs31'></u><kbd id='rgs31'><kbd id='rgs31'></kbd></kbd>
        1. <dl id='rgs31'></dl>

          独播

          • 過年

            東北農村過年很熱鬧。雖然人窮些,但是喜慶的氣氛絕對比現在高很多。小年前,就開始熬糖稀做糖塊。現在都是買的,當時都是自己熬。姥姥現在還會做糖稀,比買的大塊糖好吃多瞭。熬好瞭就拿出

            2020-05-26

          • 暗夜上錯身

            和平花園是一個新開發的小區,我是和平花園小區的售樓小姐。這天我又帶著一位新客戶去看樣板間。房子看到一半,客人就跟我簽訂瞭買房協議。這已經是我這個月賣出去的第十三套房子瞭。正好是

            2020-05-26

          • 鬼魂的懲罰

            記得幾十年前,我在中國的一個小鎮上小學的時候,農村搞的是人民公社,還沒有實行生產責任制。那時集體制的最小單位就是生產隊。學校裡也經常有勞動課,便是參加生產隊裡的生產勞動。那年正

            2020-05-26

          • 詭異的佛像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奇怪的事情,就比如說神明,神明哪裡都可以見到,當然,我並不是指的真的聲音,而是在那些寺廟之中作供奉的,佛像,甚至是傢裡的雕塑,那些原本看起來不起眼的神像,有些時

            2020-05-26

          • 新手鬼故事之靈界之傢

            “上天太過殘酷瞭,這個世界幾乎生無可戀瞭。”劉楊眼中滿是絕望。“不好意思啊,劉先生,你的新書《躲避驚悚》據我們瞭解,似乎是剽竊瞭別人的著作,

            2020-05-26

          • 冥媒

            關於冥媒的故事聽到的很少,唯一的一個故事是從張阿婆那裡聽來的。因為在村子裡大多人還沒有這麼先進的想法,給去世的人找個老婆或是老公,聽起來略顯荒唐。張阿婆已經近九十歲瞭,人卻是很

            2020-05-25

          • 捉鬼奇遇

            我出生在最普通的人傢,卻從小到大經歷瞭許多不尋常的事情。我天生就能看到許多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我能見鬼。爺爺是我們村裡德高望重的人,他知道我能見鬼,不僅不害怕,還用我掙瞭很多錢。

            2020-05-25

          • 鬼馬驚魂夜

            馬影細密的雨點打在本就濕乎乎的皮膚上,給人一種黏稠的厭惡感。吳昊與趙傑在土路旁邊的小土坡後面蹲著,隻露出眼睛來看著他們剛剛在道路中間放好的一捆草料。“真的會吃嗎?那

            2020-05-25

          • 烤兔肉

            我迷路瞭。我本以為這隻是一座平常的山,誰曾想到瞭晚上竟然這麼難走,轉瞭好幾圈兒都沒走出去。由於出發的時候以為很快就能走出去,所以我隻帶瞭一點兒吃的,現在早已饑腸轆轆。饑餓和焦慮

            2020-05-25

          • 不要離開我

            小凱從小是被母親帶大的,父親早已去世。母親一把屎一把尿的會將他養大成人,這點他比別人要懂得早,他是非常孝順的,並且有嚴重的戀母情結。直到他找到自己心愛的人,將要結婚的那天。母親

            2020-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