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50qmi'></fieldset>

<ins id='50qmi'></ins>
  • <tr id='50qmi'><strong id='50qmi'></strong><small id='50qmi'></small><button id='50qmi'></button><li id='50qmi'><noscript id='50qmi'><big id='50qmi'></big><dt id='50qmi'></dt></noscript></li></tr><ol id='50qmi'><table id='50qmi'><blockquote id='50qmi'><tbody id='50qmi'></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50qmi'></u><kbd id='50qmi'><kbd id='50qmi'></kbd></kbd>

    <code id='50qmi'><strong id='50qmi'></strong></code>

    <i id='50qmi'><div id='50qmi'><ins id='50qmi'></ins></div></i>
      1. <acronym id='50qmi'><em id='50qmi'></em><td id='50qmi'><div id='50qmi'></div></td></acronym><address id='50qmi'><big id='50qmi'><big id='50qmi'></big><legend id='50qmi'></legend></big></address>

          <i id='50qmi'></i>

            <dl id='50qmi'></dl>

          1. <span id='50qmi'></span>
          2. 冰冷的地下室

            • 时间:
            • 浏览:12
            • 来源:久久电影_久久电影院_久久国产 vs


                夏日正濃,躺在床上的秋顏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看看躺在旁邊的丈夫冷風,冷風已經發出瞭輕微的鼾聲,看樣子已經睡得很熟瞭。
                秋顏輕輕的嘆瞭一口氣,嘴裡嘟囔著:“男人的心就是大,嗨!”秋顏翻瞭一個身,腦子裡亂哄哄的,翻來倒去的就是睡不著。
                秋顏和冷風都是北方人,兩個人是大學的同學。幾年的大學生活給兩個人的感情生活奠定瞭堅實的基礎。
                於是大學一畢業,兩個人就相攜來到瞭南方城市裡打拼。在快節奏的工作生活中,兩個人都各自在各自的工作領域裡取得瞭一定的成績。
                漸漸的有瞭一些經濟基礎,兩個人就開始策劃結束漂泊的生活,買一處房子,給兩個人建一個舒適的安樂窩。
                經過兩個人一商量,秋顏想省點錢,隻要一套三居室的小窩就可以瞭。可是冷風不同意,冷風認為,買一回就一步到位,盡他最大可能,給秋顏一個完美的傢。
                就這樣通過朋友介紹,他們買下瞭現在的這個傢。這是一幢三層的小別墅,房子裡整體沒怎麼裝修,結構很簡單。一間地下室,落地的屏風外面是一個小小的花園。
                讓冷風和秋顏沒有想到的是,別墅的價格竟然出奇的便宜。兩個人高興的算瞭算自己手裡的錢,又各自回傢向父母籌集瞭點,很快的就把別墅買瞭下來,並辦好瞭一應的相關手續。
                因為買完房子,手頭也沒有什麼錢瞭,重新裝修的事情以後再說吧!所以兩個人也是簡單的收拾瞭一下就住瞭進來。
                今天是第一天,也不是因為剛搬進來不太適應還是怎麼的,秋顏就是感覺到哪裡不對,但是又說不上來,所以翻來倒去的折騰睡不著覺。
                拿過來手機看瞭看時間,已經是午夜一點多瞭。秋顏懊惱的把手機扔在一邊,拿過一個靠枕蒙在自己的頭上。
                不知過瞭多久,似乎已經睡著瞭的秋顏,感覺聽到瞭咔咔的女人高跟鞋走路的聲音。秋顏猛的驚醒過來,黑暗裡在地下室裡是傳來瞭女人那種高跟鞋踩在水泥地面的聲音。咔!咔!咔!非常的有節奏感。
                秋顏頭皮一陣發麻,心怦怦的狂跳,全身不由得也抖瞭起來。回身猛的推搡著熟睡中的冷風。冷風翻瞭個身,嘴裡喃喃的說:“你幹什麼呢?不睡覺。”說著鼾聲又打瞭起來。
                秋顏又氣又怕,耳邊聽著那咔咔的高跟鞋的聲音,似乎正順著臺階從地下室走上來,秋顏終於害怕的大聲喊起來,啊……
                冷風停住瞭鼾聲猛地坐瞭起來,迷糊的四處張望著“怎麼瞭?怎麼瞭?”秋顏一把捂住冷風的嘴,在冷風耳邊輕輕的說:“你聽,地下室有人,而且是一個穿高跟鞋的女人。”
                冷風一聽,激靈一下打瞭一個冷戰。側著耳朵仔細一聽,咔咔咔…可不是,清晰而且非常有節奏感的女人高跟鞋的聲音真的從地下室傳來。
                冷風小聲告訴秋顏在床上呆著別動,自己在床頭摸到自己的手機,打開手機上的手電筒,下床穿著拖鞋就慢慢的向地下室的樓梯口走去。
                還沒等到冷風走到下地下室的樓梯口,地下室裡又傳來小孩子乓乓乓拍皮球的聲音…床上的秋顏嚇得把毛毯蒙在頭上,整個人瑟瑟發抖連大氣都不敢出。
                冷風一驚,這夜半三更的,自己傢的地下室裡面怎麼會有女人和孩子?自己傢這裡是別墅區,小區裡有嚴格的安全制度,就是傢裡真的來瞭朋友親屬,都要通過業主的確認才可以來到小區裡面。
                想到這裡,冷風快步的走到一樓大廳的左手邊,把滿屋子的燈的開關都打開瞭。霎時間大廳裡一片通亮,但是隨著大廳裡面的燈都打著瞭,地下室裡又恢復瞭死一樣的寂靜。
                沒有瞭?女人的高跟鞋,孩子拍皮球的聲音瞬間都消失瞭。冷風側著耳朵仔細的聽瞭一下,真的消失沒有瞭。
                冷風試著又把一樓大廳裡的所有的燈都關閉瞭。咔咔…砰砰砰…所有的聲音由開始響瞭起來。
                冷風霎時間驚出瞭一身冷汗,趕緊的又把所有燈的開關都打開瞭。隨著滿屋的燈光,地下室裡那怪異的聲音又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