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tbnoh'></fieldset>

    <ins id='tbnoh'></ins>

      <i id='tbnoh'><div id='tbnoh'><ins id='tbnoh'></ins></div></i>

      <code id='tbnoh'><strong id='tbnoh'></strong></code>
      <acronym id='tbnoh'><em id='tbnoh'></em><td id='tbnoh'><div id='tbnoh'></div></td></acronym><address id='tbnoh'><big id='tbnoh'><big id='tbnoh'></big><legend id='tbnoh'></legend></big></address>

        1. <tr id='tbnoh'><strong id='tbnoh'></strong><small id='tbnoh'></small><button id='tbnoh'></button><li id='tbnoh'><noscript id='tbnoh'><big id='tbnoh'></big><dt id='tbnoh'></dt></noscript></li></tr><ol id='tbnoh'><table id='tbnoh'><blockquote id='tbnoh'><tbody id='tbnoh'></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tbnoh'></u><kbd id='tbnoh'><kbd id='tbnoh'></kbd></kbd>
        2. <dl id='tbnoh'></dl>

        3. <span id='tbnoh'></span>

          <i id='tbnoh'></i>

          屍香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久久电影_久久电影院_久久国产 vs

          一、失蹤
             
          西河鎮內開瞭一傢香肆,名為暗香坊。
             
          暗香坊的店傢是一位年至桃李、身姿曼妙的女子,名為秦玖。這老板娘不僅人美,手也靈巧,可調制出或馥鬱或幽甜的香料。
             
          自從那暗香坊在鎮上開張之後,西河鎮已經失蹤第三個豆蔻年華的女子瞭。原本安謐寧靜的小鎮籠上瞭一層迷霧,讓人有些看不真切。
             
          晨色微曦,暗香坊的鋪門被人敲得震天響。秦玖慵懶起身拉開鋪門,就見身前站著的捕快紅瞭臉。
              “
          你這浪蕩女!捕快急忙回過頭,不敢看眼前衣衫不整的女子。
             
          秦玖捂唇一笑,漫不經心地拉好瞭衣衫:陸大人又有何貴幹?
             
          捕快陸慎直直盯著秦玖黑亮的雙眸:昨天又有女子失蹤瞭,那女子的閨房內依舊留下瞭異香。
             
          秦玖似乎沒有聽到他的言外之意,隻是笑著回道:多謝陸大人關心,我會謹慎小心的。
             
          陸慎瞪大雙眸,怒斥道:西河鎮內隻有你一傢香料鋪子,而且在你來鎮子前,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案件。
             
          秦玖拿過精致的酒壺輕抿瞭一口:陸大人這是說的什麼話,我可有些聽不懂。
             
          陸慎重重拍響瞭桌子:犯人就是你!快些把那三個女子放出來,說不定還可以免你一死。
             
          秦玖唇邊染上瞭些許冷意:陸大人,這話可就有些荒謬瞭。如果大人您有證據,盡管來抓我入牢就是,不必危言聳聽。
             
          陸慎冷眸看著秦玖,他就是因為找不到任何證據才覺得心煩。他閉眼冷靜瞭一會兒,才調整瞭情緒問道:昨夜秦老板在哪裡?
             
          秦玖一笑:夜裡自然是在屋內安眠。
             
          陸慎不甘地咬著下唇,鼻尖充斥著各種香料的氣息:……好自為之吧。
             
          陸慎抬步往門口走去,他與一名小廝擦肩而過之後,身後響起瞭恭敬的聲音:秦老板,不知道我們李少爺要的香料可調制好瞭?
             
          二、入獄
             
          雖是正午,屋外的天色卻變得十分陰沉。
             
          秦玖用溫熱的佈擦幹瞭手上的水漬,從小木匣內取出瞭一個木制花瓣狀的香篆模子。她端著裝瞭香粉的小木盒,用香匙舀出香粉,十分熟練地倒在瞭模子內。
             
          待香粉成瞭花瓣的模樣,她動作輕巧地脫下模子,而後點起瞭篆香。很快,香氣彌漫瞭肆內。隻是這香氣清淡,習慣瞭之前馥鬱濃厚的香氣,倒有些不適應。
             
          秦玖看著裊裊的香煙,唇角不覺彎起。
             
          伴隨著雷聲響起,陸慎出現在瞭門口。他冷笑一聲,幾步上前抓住瞭秦玖的手腕:李傢小廝說他親眼看到你扶著失蹤的女子離開。
             
          秦玖冷冷地看著站在陸慎身後的李傢小廝,好一會兒才搖頭道:我沒有殺人。
             
          陸慎看著屋內角落放著的染著血的動物皮毛,不知想到瞭什麼,眼底厭惡更重:這話你去和縣太爺說吧……”
             
          秦玖一直說她並沒有殺人,即使挨瞭板子。在暗無天日的牢內呆瞭三天,秦玖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瘦瞭許多。
             
          陸慎怒氣沖沖地走到秦玖牢房前,道:你竟然還有同夥!剛才有人來報案,又失蹤瞭一個女人……你快些招供,我還可以向縣太爺求情。
             
          原本躺著的秦玖猛然坐直身子,眼底閃爍著不可置信。她看瞭陸慎好一會兒,才脫力一般開口道:在允生林。
             
          見陸慎似乎還想問什麼,她猛然提高瞭音量:快點去,你想讓那個女人死嗎?陸慎怔愣一瞬,很快轉頭離開,去往瞭允生林。
             
          兩個時辰之後,陸慎從允生林內尋回瞭那名失蹤的女子。那名女子已經昏迷,但性命並無礙。陸慎把她送回傢之後,再一次來到瞭牢獄內。他看著睡在茅草上的秦玖,眼底閃過瞭疑惑。
             
          她剛才緊張的情緒並不像假裝,可是她又能明白地說出藏匿被擄女子的地點。可以說這件事情確實與她有關,但真正行兇的人卻並不是她。這件案子,似乎另有隱情……這麼想著,睡著的秦玖慢慢睜開瞭水眸。
             
          秦玖看著不遠處站著一個人,猛然縮起瞭身體,但當她看清來人時,出聲問道:人救回來瞭嗎?見陸慎點瞭點頭,她雙眸內突然漫上瞭霧氣,請陸大人幫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