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8qq8m'></i>

<code id='8qq8m'><strong id='8qq8m'></strong></code>

<fieldset id='8qq8m'></fieldset>
  • <tr id='8qq8m'><strong id='8qq8m'></strong><small id='8qq8m'></small><button id='8qq8m'></button><li id='8qq8m'><noscript id='8qq8m'><big id='8qq8m'></big><dt id='8qq8m'></dt></noscript></li></tr><ol id='8qq8m'><table id='8qq8m'><blockquote id='8qq8m'><tbody id='8qq8m'></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8qq8m'></u><kbd id='8qq8m'><kbd id='8qq8m'></kbd></kbd>
  • <i id='8qq8m'><div id='8qq8m'><ins id='8qq8m'></ins></div></i>

    1. <dl id='8qq8m'></dl>

      <span id='8qq8m'></span>

          <ins id='8qq8m'></ins>

          <acronym id='8qq8m'><em id='8qq8m'></em><td id='8qq8m'><div id='8qq8m'></div></td></acronym><address id='8qq8m'><big id='8qq8m'><big id='8qq8m'></big><legend id='8qq8m'></legend></big></address>

            傻子如初

            • 时间:
            • 浏览:12
            • 来源:久久电影_久久电影院_久久国产 vs

            如初,你去那裡看看,好像有個大姐姐在洗澡。小夥伴們推著如初往河裡走去,夥伴們嬉笑著,如初含著剛刨過土臟兮兮的小手,流著口水傻傻的笑著走向河中心

            是的,這條河的中心有個女人在洗澡,但那是曾經。好像是個來支教的老師,被奸殺後屍體沒有歸鄉,也沒有人同情她,之後無數次有人看到那個支教老師,鬧鬼的傳言不脛而走。

            你們看,如初在幹什麼。有一個小夥伴大喊起來,其他人順著那個小夥伴的目光看去,如初已經脫掉瞭衣服,本來肥胖的身體卻看上去很是輕盈,如果是個女人,那該是有多美。

            快跑。其中有人喊道,大傢紛紛回頭,然而看完的人卻沒命似的向前跑去。

            如初肥胖的身體,在回過頭的那一刻臉上卻沒有瞭之前的臃腫,頭發漸漸長長,仿佛經誰之手精心雕刻過的鵝蛋臉與臃腫的身體成瞭鮮明的對比。

            等大傢跑遠一點後,便商量這件事誰都不要說出去,如果有人問,也隻是裝傻就好。

            所有的小夥伴都跑回傢,戰戰兢兢的回到屋裡,沒有一個人有心情吃晚飯。

            如初去哪裡瞭?如初的傢人見他沒有回來,便都紛紛跑到村子裡挨傢挨戶的問。可是沒有一個孩子知道,今天晚上都早早的鉆進瞭被窩。

            如初的傢人最終失望而歸。

            我回來瞭。如初推門走進傢裡,很幹凈的一個男孩,沒有泥土和口水的臉上除瞭胖胖的臉五官真的不醜。

            傢人驚訝的看著他。如初,你去哪裡瞭?傢人趕忙急切的問著。

            如初很淡然,吃著一個水果說,急啥,我這不是好好的回來瞭嗎。

            傢人看到不再傻的如初面面相覷,如初笑瞭笑,爸媽,姐,我出去玩去瞭,我真沒事。

            哦,好,早點回來。

            如初挨個敲開小夥伴傢的門,當夥伴們出來看到如初後都是統一的反應,先是一驚,然後又是因為如初平安回來而高興。

            我們去哪玩?有人問到。如初想瞭想說,還是去昨天那條河吧。

            所有的人不知所以然,看到沒有經過任何治療已經正常的如初不知道他是不是要為昨天的事抱負,不知道是去還是不去。

            走瞭,如初說到,並且拉著其中兩個人的胳膊,他們兩個人甩不開,其他人看到這樣也擔心那兩個人出事便想跟瞭過來。

            如初把他們帶到河那裡,指著河裡說,你們看,他就是曾經害死我們老師的那個混蛋。

            所有人定睛一看,有個人,一個男人,皮膚已經泛白。

            啊,救命……這時候大傢才註意到其中有一個小夥伴正在向河裡走去,這時候沒人顧得上這些,隻是想著自己先逃命要緊。

            如初陰笑一聲說,我們快去救他啊。

            說完,不顧其他人如何,自己走向河中央,其他人想逃卻不由自主的跟在如初的身後排成瞭一排。

            到瞭河中央,如初掉頭就跑,拼瞭命的跑,而其他的小夥伴卻怎麼掙紮都無濟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