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azspc'></span>
    <i id='azspc'><div id='azspc'><ins id='azspc'></ins></div></i>
      <fieldset id='azspc'></fieldset>

      <i id='azspc'></i>
      <acronym id='azspc'><em id='azspc'></em><td id='azspc'><div id='azspc'></div></td></acronym><address id='azspc'><big id='azspc'><big id='azspc'></big><legend id='azspc'></legend></big></address>

        1. <tr id='azspc'><strong id='azspc'></strong><small id='azspc'></small><button id='azspc'></button><li id='azspc'><noscript id='azspc'><big id='azspc'></big><dt id='azspc'></dt></noscript></li></tr><ol id='azspc'><table id='azspc'><blockquote id='azspc'><tbody id='azspc'></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azspc'></u><kbd id='azspc'><kbd id='azspc'></kbd></kbd>

          <code id='azspc'><strong id='azspc'></strong></code>

        2. <dl id='azspc'></dl>
          <ins id='azspc'></ins>

          一串丟失的鑰匙

          • 时间:
          • 浏览:13
          • 来源:久久电影_久久电影院_久久国产 vs

            無聊或心情低落時,我偶爾會來到黃昏的堤岸邊,觀看一群熱愛生活的老太太在柳樹下翩翩起舞。看著她們臉上洋溢著的笑容,我也會被感染,重新鼓舞起對生活的激情。

            記得有—次,老太太們在天黑之時結束跳舞,各自離去,我則倚著一棵柳樹打開手機開始上網。沒過一會兒一位老太太拍瞭拍我說:“小夥子,我剛才在這兒跳舞,回傢的路上發現鑰匙丟瞭。我兒女都在外地,老伴又死得早,你能幫我找一找嗎?”

            此時天已黑透,出於好心我打開手機的背光,在空曠無人的地方幫老太太尋找她丟失的鑰匙。在我們尋找鑰匙時,有一位好心的老大爺不知從哪兒拎瞭一盞燈籠來,也幫著一起找。

            臨走時,我見到老太太和老大爺聊得挺投機的,還結伴一起離去。

            過瞭大概三個月,我在堤岸邊觀看老太太們跳舞時,那位找鑰匙的老太太走到我面前,遞給我一把喜糖說:“小夥子,幸好那天丟瞭鑰匙,讓我認識瞭老李。今天我們去辦瞭結婚手續。”看著她的笑容,我也不由心情大好,還問瞭她辦喜宴的地址,準備到時隨上一份薄禮。

            一個月後,我如期來到瞭遠郊的一處張燈結彩的農傢院子,那兒是新郎官的傢。我被這對老邁的新人奉為上賓。還邀請我在行禮時擔任瞭證婚人的角色。喜宴結束時,已是日落西山。說實話,我的心情又變得有些低落。我都快三十歲瞭,卻一直孑然一身,看到人傢老太太都找到瞭夕陽紅,這叫我情何以堪?

            出瞭農傢院子沒多遠,我忽然聽到瞭潺潺的水聲,這裡也是一處堤岸,岸邊栽滿瞭楊柳。夜幕漸漸降臨,但我還是清晰地看到一位妙齡女郎倚著一棵柳樹,她聽到我的腳步聲後,回頭朝我看瞭一眼。

            我忽然萌發瞭一個古怪的念頭,為什麼我不能借著找鑰匙的借口。去和這位妙齡女郎搭訕兩句呢?可我正準備上前,卻看到從柳樹樹影中走出一個英俊男子。那男子與女郎見面後立刻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我頓時失望無比。就在我走出幾步時,忽然聽到身後傳來“撲通”一聲,堤岸上的那對男女已經失去瞭蹤影。我快步跑到堤岸邊上,月光下我隻看到潺潺而過的河水水面,泛起兩道漣漪。

            是對殉情的男女?我趕緊回到剛才舉辦喜宴的農傢小院,想找幾個熱心人來打撈屍體。可奇怪的是,我怎麼往回走,都找不到剛才那處農傢小院瞭。憑借記憶,我來回走瞭好幾次,都隻找到一座隱沒在群山之中的墓園。

            墓園的看守者聽說我在尋找一處張燈結彩的農傢小院後,立刻說:“不可能,這裡方圓十裡都沒有人傢。”

            而當他聽說堤岸邊有人殉情後,更是變瞭臉色。老頭領著我走入墓園,七轉八拐之後,領我來到一座墓碑前:“你剛才看到的是這兩個人嗎?”

            墓碑上,有一對年輕男女。那女的,正是堤岸邊的妙齡女郎。看立碑的時間,恰是四十年前的今天。

            墓園看守者以悲傷的口吻告訴我,這對男女相愛之後,卻受到瞭雙方父母的阻撓,於是相約在堤岸邊投河殉情。記得他們當初相遇,就是女孩不小心丟瞭鑰匙。男孩拎著一盞燈籠路過那裡幫她尋找,於是兩人相識的。

            我心裡驀地一驚,今天成親的那對老人,不也是因為找鑰匙認識的嗎?我雙手顫抖地摸出喜帖,天哪,喜帖上的名字,正是墓碑上的那兩個名字。

            我不敢再多問瞭,趕緊告辭。回到城市,我開始上吐下瀉,無奈之下隻能赴醫院就診。醫生檢查瞭我的嘔吐物之後,對我說:“你別亂吃東西,你看,從你的嘔吐物裡提取出瞭什麼?香、蠟、紙、燭……”

            我聽後,渾身開始出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