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 id='wat8'><strong id='wat8'></strong><small id='wat8'></small><button id='wat8'></button><li id='wat8'><noscript id='wat8'><big id='wat8'></big><dt id='wat8'></dt></noscript></li></tr><ol id='wat8'><table id='wat8'><blockquote id='wat8'><tbody id='wat8'></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wat8'></u><kbd id='wat8'><kbd id='wat8'></kbd></kbd>
    2. <i id='wat8'></i>

      <dl id='wat8'></dl>

      <fieldset id='wat8'></fieldset>

      <code id='wat8'><strong id='wat8'></strong></code>
      <span id='wat8'></span>
      <ins id='wat8'></ins>
        <acronym id='wat8'><em id='wat8'></em><td id='wat8'><div id='wat8'></div></td></acronym><address id='wat8'><big id='wat8'><big id='wat8'></big><legend id='wat8'></legend></big></address>

          <i id='wat8'><div id='wat8'><ins id='wat8'></ins></div></i>

          短小鬼故事之暗夜

          • 时间:
          • 浏览:24
          • 来源:久久电影_久久电影院_久久国产 vs

          閆旭是個很好看的男人,而且有錢,這個世界就是這樣,隻要你有錢想要什麼都能得到。所以他有兩個女人——妻子和情人,
             
          兩個都是優秀的女人,各有各的特點,美貌與智慧並存。
             
          可是當閆旭有天回傢的時候,他發現妻子安畫倒在血泊中,姿勢很美,像在沉睡。他沒有驚叫,也沒有驚訝,隻是冷冷的看著妻子身下那紅色黏稠的液體。他蹲下來,伸手觸碰瞭一點,放在鼻下嗅瞭嗅,味道刺鼻……
             
          閆旭和情人枚在一起的時候,枚經常問他:如果我殺瞭你的妻子,你會怎樣?
              “
          呵!我會成為你專屬的奴仆。閆旭邪邪地笑著,把手伸進她的內衣,揉搓著她的乳房,她便誇張的呻吟著……
             
          如今那呻吟聲還環繞在耳畔,安畫卻死瞭,難得是枚?閆旭的心裡一驚,看來他忽略瞭女人的占有欲。
             
          警察來瞭,又走,初步認定安畫是自殺。
             
          閆旭搖頭,側眼窗外,樹影斑駁,月色冰冷淒惶,一輛輛汽車呼嘯而過,空餘深淺不一的車輪聲。
             
          枚抓起閆旭的手,眼睛裡含著淚水,看著他,楚楚可憐。她死瞭嗎?
              “
          死瞭!閆旭淡淡地回應。
              “
          怎麼會這樣?前幾天還活得好好的……”
             
          閆旭的眼,嚴厲地阻止瞭她下面的話,那眼神中寫滿瞭懷疑。
             
          枚被他的眼神逼退瞭一步,顫顫地說:你懷疑我?……”
             
          閆旭突然變得悲哀,他擺擺手說:算瞭,我不想追究,我已然失去瞭一個,不想再失去瞭。這一刻閆旭似乎老瞭許多。
             
          枚也閉上瞭嘴,把泡好的茶放進他的手裡,溫柔的樣子到想極瞭安畫。
             
          那一夜閆旭躺在枚的懷裡,睡得極不安穩,說著夢話、四肢激烈地擺動,不動時,他開始流眼淚,洶湧的淚像是忘關的水龍頭,惹得枚也想流淚,看來他真正愛著的始終是他的妻。
             
          他還在流淚,枚將他手握緊,感受著彼此的溫暖。他的手好冷,像是冰塊一般。她忍不住喃喃地說:如果死的人是我,你還會如此不安嗎?
             
          她問瞭一遍又一遍,直到把心問疼瞭,才住瞭嘴。
             
          可她閉上嘴的同時,她看見閆旭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盯著她看,驚得枚一身冷汗。
             
          辦完瞭安畫的葬禮,閆旭和枚住在瞭一起,枚說:看你這陣意志低沉,不如我們去旅行吧!
             
          閆旭點點頭,他也想出去走一走,以前一直答應帶安畫回她老傢,可後來因為種種原因,至今沒有去成。
             
          安畫的老傢,是個偏僻的地方,沒什麼好景色,和城市唯一不同的就是有著清新的空氣,他決定就去安畫的老傢。
             
          坐瞭一整日的汽車,整個人被崎嶇的山路顛得昏昏沉沉,筋疲力盡,枚埋怨閆旭怎麼會選擇這麼一個地方旅遊,閆旭看著窗外一閃而過的風景,沒說。
             
          突然一聲尖銳急促的剎車聲過後,司機冷冷地說:車壞瞭,剩下的路不遠瞭,你們自己走吧。
             
          他們下瞭車,車跳起來,扭頭開走瞭,不是說壞瞭嗎?怎麼跑的那麼快?
             
          還好行李不多,吃的喝的倒也充足,隻是這無盡的山路,讓兩人沒瞭好氣。
              “
          都是你,非要來這種鬼地方。枚扔下手裡的包,耍上瞭脾氣。
             
          閆旭的心情同樣很糟,冷冷地回答:不走,你就留在這裡,晚上估計會有野獸出沒,別怕,它們也許不喜歡骨瘦如柴。說著大步想前走去。
             
          枚跺瞭跺腳,撅著嘴,可很快就看不見閆旭的人影瞭,枚唯恐他把自己扔下,撒歡一樣跑到他身邊,緊跟在他的左右,一路小跑。
             
          山路走盡,前面無路可去,閆旭黯然地想,安畫的老傢自己也去過多次,這條山路也不是第一回走,怎會迷路瞭哪?他唐突地一屁股坐在瞭地上,枚小心地湊到他面前說:你看!前面有條小路我們試試看能不能走出去?
             
          閆旭茫然地向著她指的方向看瞭一眼,然後站起瞭身,率先走瞭進去。此時的天漸漸黑瞭,恐懼像一張大網拉在倆人的心裡。沒想到這條小路的盡頭,真的讓他們看見瞭希望。就在倆人歡天喜地向村莊走去的時候,閆旭突然站住,死盯著枚問:這條路你是怎麼知道的?
             
          枚被問的一愣,臉極不自然地扭到瞭一邊,故作輕松地說:我隻是猜測。
              “
          猜測?閆旭的目光變得嚴厲。
              “
          是呀!不然你以為什麼?我來過這鬼地方?我就是這麼說你也不信是不是?枚說著,眼裡竟是坦然。
             
          閆旭沒有在說什麼,天快黑瞭,要趕快找到地方投宿才行。
             
          進入村莊,找住的地方並不難,隻要有錢。村長讓出瞭自己的房子,一座小二層樓,他們進去的時候,二樓有一處窗口閃爍著螢火一樣微弱的亮點,詭異之極。
             
          進入小樓,枚說她要住二樓去。閆旭沒吭聲,隨著她一起走瞭上去,剛要邁上臺階去,身後一個熟悉地聲音傳來。閆旭猛地回頭,隻見一位清麗的女孩正抬頭看著他,年齡不過十八九歲的模樣。穿著一件白色短裙,直發披肩,整個人看上去像極瞭一個人,年輕時候的安畫。
             
          女孩笑瞭笑,問道:你是閆旭姐夫吧?還記得我嗎?安畫表姐曾經帶你來過這裡,咦?安畫表姐在哪?
             
          閆旭回過神來,趕忙回答:哦!哦!是表妹呀!看我這記性,你安畫表姐沒來,我…………說著不知道怎麼說下去瞭。
              “
          哦!表姐沒回來呀!那一定是她讓你回來祭祖的吧!我給她打電話瞭,她說,她沒有時間回來是的話,就讓你代表她祭祖,可……這是誰?女孩指著枚奇怪的問道。
              “
          ……是我妹妹,來玩的。閆旭瞪瞭枚一眼希望她配合。
             
          枚勉強的笑瞭笑,一臉的不高興。
              “
          你好,我叫小冉。女孩並不介意她的傲慢,自我介紹說。
             
          枚哼瞭一聲,沒有介紹自己,咚咚咚跑去二樓去找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