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nisc'><strong id='fnisc'></strong></code>

  1. <tr id='fnisc'><strong id='fnisc'></strong><small id='fnisc'></small><button id='fnisc'></button><li id='fnisc'><noscript id='fnisc'><big id='fnisc'></big><dt id='fnisc'></dt></noscript></li></tr><ol id='fnisc'><table id='fnisc'><blockquote id='fnisc'><tbody id='fnisc'></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nisc'></u><kbd id='fnisc'><kbd id='fnisc'></kbd></kbd>
  2. <span id='fnisc'></span><dl id='fnisc'></dl>
  3. <i id='fnisc'></i>

      <ins id='fnisc'></ins>
      <fieldset id='fnisc'></fieldset>

          <i id='fnisc'><div id='fnisc'><ins id='fnisc'></ins></div></i>
          <acronym id='fnisc'><em id='fnisc'></em><td id='fnisc'><div id='fnisc'></div></td></acronym><address id='fnisc'><big id='fnisc'><big id='fnisc'></big><legend id='fnisc'></legend></big></address>

          都市怪談之蛇女

          • 时间:
          • 浏览:21
          • 来源:久久电影_久久电影院_久久国产 vs

            她輕輕的合上手中書本,口中喃喃自語道:“白素貞啊白素貞,真是個好名字,從今以後,我就叫白淼淼吧!”

            夜色已深,萬籟俱寂,書房內早已沒瞭女子的身影,書桌上則是安靜的躺著一本線裝古書,那老舊發黃的書皮上“《意妖傳》三個古體字格外醒目,而在書下壓著的卻是一張慘白的蛇蛻!

            雨淅淅瀝瀝下著,西湖的水面上沒瞭往日的熱鬧,偶爾有駛過的小船上也是一對對追求雨中浪漫的情侶。在所有船隻中有一條特別引人註意,在它的船頭,站著一位高瘦的白裙女子,她手中拿著做工極佳的油紙傘,那傘微微旋轉著,雨水如珍珠四下飛濺,還在傘的上方行成一團水霧,這便顯得有些飄渺。船在湖上時急時緩,飄忽不定的風吹起她的白裙,一段如藕段般白皙的小腿露出來,霎時間收獲瞭過往船隻中的目光,隻是想一睹主人風采的時候,卻發現她的上半身被那把傘半遮著,露出的隻有那又長又黑又亮的發絲末端。但是從那段驚艷一現的小腿就足可以想象那傘下的面容該是如何嬌好,甚至於絕艷!

            ”快看,有人要跳湖啦!“

            聲音打破瞭此時的美好,眾人尋聲望去,隻見一個人影已經躍入西湖水中,隨著人們的驚呼,看熱鬧的越來越多,可是卻沒有一個下水救人的。船頭的女子也轉過頭,她的超過常人的眼力讓她看清那個落水的是一個俊俏的男子。她本想轉過頭去置之不理,可是,就在那一瞬間,她從那個男子眼裡看到瞭一種決絕。

            心中一轉念間,她已經躍入水中。人們並沒有註意,在水中她的速度如何快,否則定是要覺察其中必有蹊蹺。

            當她的手觸到他的身體的時候,求生的本能讓男子一下子抱住瞭她的身體。有那麼一瞬她皺起眉頭,不過她還是抓住男子把他拖上瞭岸邊。

            ”為什麼要救我?“男子虛弱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

            ”人類,不是都會害怕死亡的嗎?“她下意識的回答。

            男子似乎並沒有註意到對方言語中的怪異,苦笑著說道:”生命沒瞭炙熱的愛情,就好像沃土變成瞭沙漠,除瞭頑強的生存還有什麼可留戀的瞭?“

            她遲疑瞭一下,不明白愛情是什麼,這時候她突然想起瞭白素貞和許仙,或許那就是愛情,為瞭許仙白素貞盜仙草更是水漫金山,這難道就是白素貞心中的沃土嗎?她覺得很無趣,有什麼會比活著還幸福還重要呢?她突然覺得這次救人顯得毫無意義瞭。

            ”你叫什麼名字?“她正想走開,卻不料男子突然拉住她的小手,竟然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從手心傳到她的心臟和後腦,她渾身一顫,趕緊脫離,後退瞭好幾步,然後趕緊轉身。

            ”白淼淼。“冷冰冰的聲音從她口中說出。

            男子咀嚼著這個名字,卻沒註意女子轉身的剎那,隱藏在那一頭飄逸黑發裡亮起的兩點碧悠。

            ”許諾,我的名字!“男子對著白淼淼遠去的背影喊道……

            行走在西湖邊的小巷裡,白淼淼手中早已沒瞭那把油紙傘,可是,她身上卻沒有一點被雨淋過的跡象。

            ”喲,小姑娘一個人來這裡玩啊,要不要哥哥們陪你四處走走啊?“三個帶著邪笑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在前面有一輛摩托車突然打開大燈,改裝過的大燈晃的眼睛生疼。很顯然這幾個人是不懷好意的,隻不過白淼淼心中並不害怕,雖然她表面做出瞭害怕怯懦的表情……

            五分鐘後,小巷裡一輛摩托倉皇奔出,不一會一個白衣女子也慢慢走出,她身上依然是一身雪白,嘴角還有未收斂的淺笑。微風中她的發絲盈盈飛舞,她的後腦處兩點碧悠慢慢減弱直至消失不見。

            就在此刻,天地突然出現瞭一絲遲滯,風雨驟停,時間如定格般,連眨眼的時間都沒有就恢復如常,但是白淼淼的淺笑卻僵在瞭臉上,她緩緩抬起頭看到有一團烏雲正在聚結,其中隱現的電光讓她無法控制的顫抖起來,那裡正有恐怖的力量警告威脅著她!

            ”西湖的水,我的淚……“一個嚴重走調並且帶著哭腔的聲音從一邊的巷子裡傳出,一個滿身酒氣的男子搖晃著走近瞭白淼淼。,對方似乎也感覺到瞭氣氛的變化,他抬起頭,瞇縫著眼看瞭一會,突然指天大罵道:”善惡不分,好壞不分,你還有臉霹雷啊?“

            男子罵完醉倒在白淼淼腳前,而同時天地驟亮,一道閃電自上而下朝著白淼淼的方向而來,白淼淼恐懼的閉上眼等待自己無法逃脫的命運。隻是身前三米處的巷口,傳來的轟隆聲讓她睜開瞭眼,看到眼前情景,她不由得渾身虛脫無力坐倒在地,身上不知是虛汗還是那冰冷的雨水。

            休息瞭一小會,白淼淼耳邊傳來一陣陣呼嚕聲,她扭頭看去,正是剛才的男子,仔細一看才認出這不就是白天自己所救的許諾嗎?再想到剛才發生的一切,抬頭再看看早已散去的雷雲,臉上露出個怪異的表情來。

            翌日,那條小巷傳出消息,有三個當地的地痞流氓被毒蛇咬死,巷口更是有一株幾十年的大樹被雷劈成兩半,從此關於此間傳說不斷,各個版本都有,離不開的就是白娘子顯靈懲罰瞭惡人。

            陽光明媚,微風拂面,西湖湖面更是反射著五彩光來,穿梭不停的遊船為西湖的美增添瞭幾分靈動來。

            ”這麼說當初你想自殺就是為瞭一個把你騙得傾傢蕩產的女子?“白淼淼詫異的問道。

            自從經歷上次的事情後,他們顯然成瞭所謂的朋友。

            ”嗯。雖然她騙瞭我,但我們從小青梅竹馬,再說瞭也是當初我爸爸從她爸爸手中騙取瞭所有股權才獨占瞭公司,這也算是報應吧!“許諾苦笑著說道,或許還有其他原因吧,心裡總有個想法。

            白淼淼盯著許諾的眼睛,突然開口道:”你的內心告訴我這隻是你找來安慰自己的理由,其實你是愛她的,對嗎?“

            白淼淼的話似乎戳中瞭許諾一直不敢承認的痛點,許諾掩飾著心中的慌張,趕緊呷瞭一口茶,卻未發現杯中早沒瞭茶水。

            曾經白淼淼以為愛情就是白素貞那樣為瞭愛情不顧一切,許諾的故事讓她知道愛情也可以滿是陰謀,隻不過心中有個本能一直在告訴她愛終究是愛,恨就是恨,那麼多彎彎讓她有一些不舒服。但是看到許諾的樣子,她又覺得他是沉浸其中的吧!人類真是奇怪的生物呢……

            幾個月的時光過去瞭,白淼淼和許諾真正成瞭朋友,在這段時間裡白淼淼看到瞭另一個許諾,自信、陽光、充滿活力,每天早出晚歸積累東山再起的資本,尤其是當許諾為工作沉思的時候,她總是覺得許諾那皺起的眉宇間總有一種東西吸引著她,有時候會有一種陌生卻溫暖的男子氣息撲面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