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2tby'><em id='k2tby'></em><td id='k2tby'><div id='k2tby'></div></td></acronym><address id='k2tby'><big id='k2tby'><big id='k2tby'></big><legend id='k2tby'></legend></big></address>

      <i id='k2tby'><div id='k2tby'><ins id='k2tby'></ins></div></i>
        1. <tr id='k2tby'><strong id='k2tby'></strong><small id='k2tby'></small><button id='k2tby'></button><li id='k2tby'><noscript id='k2tby'><big id='k2tby'></big><dt id='k2tby'></dt></noscript></li></tr><ol id='k2tby'><table id='k2tby'><blockquote id='k2tby'><tbody id='k2tby'></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2tby'></u><kbd id='k2tby'><kbd id='k2tby'></kbd></kbd>

          <span id='k2tby'></span>

            <i id='k2tby'></i>
            <ins id='k2tby'></ins>
            <fieldset id='k2tby'></fieldset>

            <code id='k2tby'><strong id='k2tby'></strong></code>
            <dl id='k2tby'></dl>

            您有快遞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久久电影_久久电影院_久久国产 vs

            小彤是個可愛獨立的女生,畢業後獨自一人來瞭A市打拼,半個月小彤找到瞭一份平面設計的工作,工資可觀,工作不會太繁瑣,但也充實。

            不久,小彤靠自己的小積蓄和父母的贊助在這快節奏的城市裡買瞭一套屬於自己的小公寓,雖隻有兩室一廳,但有瞭自己的小窩,小彤心裡還是美美的,接下來的幾天,小彤趁著上班空閑時間在淘寶上為自己小窩購置各種用品,大到床、衣櫥、鞋櫃,小到拖鞋、牙刷,一連幾天,小彤總能收到大大小小的包裹,半個月下來,小彤把傢裡該買的都買齊瞭,陸陸續續的將他們歸置整齊,溫馨的小傢就誕生瞭。

            今天是禮拜天,關瞭手機,小彤裹著被子呼呼大睡,任誰都別想打擾她的美夢。

            叮咚……上午十點門鈴響起,還在睡夢中的小彤被吵醒,雖有些不愉快,但是還是去開瞭門。

            幹嘛呀,一大早吵死瞭,人傢還在睡覺呢,腦子有病啊!小彤開瞭門便破口大罵

            您的快遞,請簽收!一個小夥子戴著鴨舌帽站在門口。

            哦!小彤迅速在底單上簽上自己的大名,然後拿好快遞打著哈欠往回走,快遞員見門沒關,伸頭往裡探瞭探,小彤感覺有雙眼睛盯著自己,猛的回頭,快遞員一愣。

            還有事?小彤問。

            快遞員搖搖頭,轉身就走。

            下午,小彤公司的同事約她一起逛街、吃飯、唱K,順帶恭喜小彤有瞭自己的小傢,一群人一來二去玩到十一點。

            深秋的夜晚,雖沒有冬天那麼寒冷,夜晚十一點路上基本沒什麼行人,小彤有些微醉,被同事送到瞭小區門口,本想送她到傢,卻被拒絕瞭,無奈,隻能在小區門口跟她說再見。

            小彤一個人搖搖晃晃的走進電梯,前腳剛進,後腳一個戴著鴨舌帽的男人跟瞭進來,也許是醉瞭,小彤沒在意身邊的人是誰,以為是住同一幢樓的。

            電梯在九層停下,小彤嘟著嘴出瞭電梯,在包裡翻找著鑰匙,身後的男人不緊不慢地跟著她出瞭電梯,當小彤開門進去時,剛想著關門,防盜門被一隻大手抵住。

            此時,小彤的酒已醒的差不多瞭。

            你想幹什麼?小彤拼死抵門,心底的恐懼油然而生。

            男人不說話,邪惡的笑著,狠狠的將門推開,小彤被慣性撞擊在地,,穿著裙子,露出白皙的大腿,屁股處傳來的疼痛讓小彤一時無法站起來,隻能支著手往後挪。

            男人進來開瞭燈,關瞭門,啪嗒,門被反鎖瞭,此時小彤更加害怕,想起身跑去陽臺呼救,一隻大手拽著她的頭發往客廳狠狠一甩,小彤被摔的七葷八素,早已分不清東南西北。

            此時,男人摘到鴨舌帽,不緊不慢的將自己的衣服一件件脫掉,隨手扔在客廳的地板上。

            是你,你是早上那個送快遞的?

            呀,被發現瞭,那就怪不得我瞭男人變態的說著向地上的小彤走去,小彤拼著最後一絲力氣掙紮著,男人拽下腰間的皮帶將小彤的手綁住,然後玷污瞭小彤。

            完事後,男人便威脅小彤,如果敢將事情說出去,定會讓她生不如死,此時的小彤才發現在這個城市她是多麼的無助。

            第二天清晨,小彤從地板上醒來,看著自己凌亂的頭發和碎瞭一地的衣服,再看看自己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眼淚又不自覺地流瞭下來。

            小彤向公司請瞭假,然後再衛生間將自己從頭到腳的洗瞭一次,越洗眼淚就越多,她想過自殺,但是想著自己的父母,她又狠不下這個心。

            轉眼一個月過去瞭,那個男的再沒出現過,小彤也不敢一個人深夜回傢。

            又一個禮拜天,小彤起床吃早餐,一股惡心油然而生小彤跑去廁所,蹲著馬桶邊一陣幹嘔,卻什麼也吐不出來,無奈又回到餐桌前,這個月因為公司事情比較多,連大姨媽推遲瞭半個月小彤都沒發現。

            此時的小彤有些心慌,換瞭衣服匆匆跑下樓,去藥店買瞭驗孕棒,不該來的總是會來,棒上兩條紅色顯得格外刺眼,小彤大腦一片空白,不死心的又跑去醫院檢查,結果還是一樣。

            小彤唯一的想法就是悄無聲息的將孩子打掉,婦科大夫是個中年女人,看著小彤蒼白的臉色,有些心疼,安排瞭手術,下午進行,小彤一個人坐在醫院的過道裡發呆。

            陳小彤護士叫道。

            小彤木木的跟著護士進瞭手術室,在無影燈下,小彤第一次覺得自己有多骯臟,收拾一個小時候結束,小彤很疼卻沒有哭,在醫院待瞭會就打車回到傢,她需要好好休息。

            夜幕降臨,小彤還在迷迷糊糊地睡著,衛生間傳來一陣滴答滴答的聲音,小彤微睜著眼,開瞭床頭的燈,衛生間的聲音還在繼續,小彤光著腳走過去,開瞭衛生間的燈,聲音從浴缸那邊傳來,小彤走過去,撩開浴缸前的鏈子,嚇得暈瞭過去,滿浴缸的血水,一個血肉模糊的肉團在裡面慢慢的移動。

            小彤醒來已是後半夜,再看看浴缸裡什麼都沒有,輕輕的呼瞭口氣走回房間。

            突然,床頭燈一閃一閃,最後嗞的一聲結束瞭它漫長又短暫的一生,燈一滅,房間頓時陷入瞭黑暗。

            嘿嘿,麻麻,麻麻……”一個稚嫩的聲音由遠及近的傳進小彤的耳朵裡。

            誰,誰在哪裡,出來!小彤邊問邊摸索到門口,按瞭房間大燈的開關,啪……燈光充斥著小彤的眼睛。

            麻麻,麻麻,你為什麼不要我瞭,為什麼要讓別人用冰冷的夾子夾著我,我好痛,麻麻我好痛,嗚嗚嗚……”一聲聲淒厲的哭聲傳進小彤的耳朵。

            ……不是我,對不起對不起,我也是被逼無奈,我還沒結婚,我不能背負未婚先孕的罪名,寶寶對不起對不起,麻麻被別人玷污才有瞭,對不起,如果你要麻麻的命,麻麻也可以給你,麻麻早就不想活瞭,對不起……”小彤蹲著地上大聲的哭喊著。

            麻麻,我不怪你聲音在小彤耳邊響起,一雙冰冷蒼白的小手撫摸著小彤的頭發,小彤抬頭看瞭看,是個胖小子,慘白的臉上掛著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