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jq2od'><em id='jq2od'></em><td id='jq2od'><div id='jq2od'></div></td></acronym><address id='jq2od'><big id='jq2od'><big id='jq2od'></big><legend id='jq2od'></legend></big></address><ins id='jq2od'></ins>
      <i id='jq2od'><div id='jq2od'><ins id='jq2od'></ins></div></i>

      <i id='jq2od'></i>

      <dl id='jq2od'></dl>

        <code id='jq2od'><strong id='jq2od'></strong></code>
      1. <tr id='jq2od'><strong id='jq2od'></strong><small id='jq2od'></small><button id='jq2od'></button><li id='jq2od'><noscript id='jq2od'><big id='jq2od'></big><dt id='jq2od'></dt></noscript></li></tr><ol id='jq2od'><table id='jq2od'><blockquote id='jq2od'><tbody id='jq2od'></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jq2od'></u><kbd id='jq2od'><kbd id='jq2od'></kbd></kbd>
        <fieldset id='jq2od'></fieldset>
        1. <span id='jq2od'></span>

            死在海上的丈夫又來敲門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久久电影_久久电影院_久久国产 vs

            他回來瞭

            他回來瞭,一個人。

            晚上,十二點,蘇寧正酣睡。忽而,她聽見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誰啊。她抱怨瞭一句便披瞭件衣服下床去開門。

            門打開,顧德興站在外面,他是她的丈夫!

            ……”蘇寧一時語塞,不知該說什麼。她丈夫是一名海員,前幾天跟隨幾個同事一起出海,誰知道那搜船竟然在中途失蹤瞭。

            電視渲染瞭這件新聞,但並沒有表示船隻已經被發現。

            我還以為……”蘇寧說道一半便不說瞭,後面的話不言而喻。

            顧德興目光冷冷,沒有死裡逃生的喜悅,也沒有夫妻再見的溫馨:你以為我死瞭嗎?他說的直接,讓蘇寧不知如何接話。

            ……”蘇寧張瞭張嘴,最終還是沒說。

            我累瞭,先去洗澡瞭。撂下這句話,他徑直去瞭廁所。

            一個晚上,蘇寧都沒有睡著,滿懷心事。第二天,她特意聯系瞭其餘幾位海員的傢人,從他們口中,蘇寧得知失蹤的人都沒有回來。

            隻有顧德興回來瞭。

            她坐在沙發上,給自己點瞭一根煙,然後陷入沉思。煙霧繚繞,一直燒到吸嘴蘇寧都沒有吸食一口。

            習慣性地將煙頭按在煙灰缸後,蘇寧摸出瞭自己的手機,撥打瞭一個電話:喂,你現在有空嗎?我有點事情想和你說。

            敲好地點之後,蘇寧換瞭身衣服便出瞭門。

            約莫半個小時,蘇寧從出租車上下來。是一傢咖啡廳,蘇寧走瞭進去。在角落裡,有個男人正在等她。

            男人叫做顏良,是顧德興所在的公司的一名高層。坐到他對面後,蘇寧不等顏良說話就先開瞭口:他回來瞭,昨晚十二點!

            顏良自然知道蘇寧說的是顧德興。

            ……不可能吧……我們公司沒有收到消息,而且……”

            他會不會……不是人,而是鬼?蘇寧告訴顏良,其餘的人都失蹤瞭,隻有他一個人平安無事的回來瞭!

            人之所以怕鬼,就是因為他們喜歡把活人變成鬼!顧德興的失蹤並非意外,而是人為!制造這起事件的,正是顏良和蘇寧!

            他們是一對奸夫淫婦!

            蘇寧和顏良是在一起聚會上認識的,自打那天起,他們就一直存在著不可告人的關系。蘇寧想過離婚,可是因為害怕道德的譴責,所以隻能隱忍。

            但是自從和顏良在一起後,她對顧德興就越來越不滿意瞭。這個男人一點情趣都沒有,木訥的好像是機器人。

            終於,她起瞭殺心!

            蘇寧找到顏良,和他商定瞭一個辦法——顏良是公司高層,所以有些事情做起來很順手,比如……在顧德興要出海的船上動手腳,讓他在半路失蹤。

            雖然說會讓一些無辜的人受累,可是惡魔會在意這些嗎?他們從來不會。

            如他們所料,那搜船真的在半路失蹤瞭。但是……應該沉屍大海的顧德興,為什麼會回來?他能遊過太平洋嗎?

            可是,要兩個無神論者相信這個世界上面有鬼,也是極其困難的一件事。

            這次的見面,沒有討論出結果。而之後,蘇寧更是時刻生活在恐懼之中。

            水,生命的源泉

            從船上回來的顧德興並沒有去公司報道,而是選擇留在傢中。他每天的日子就是上網、看電視和報紙,還有洗澡。

            隻是他洗澡的世界總是特別久,每次都要兩三個小時。

            蘇寧也曾問過他為什麼每次都那麼久,可顧德興的回答始終隻有一個:不要多問,我自有我的原因!

            他對待蘇寧,也越發冷漠瞭。

            蘇寧覺得,自己被一種詭異的氣氛包圍著,已經透不過氣來。

            終於,她忍不住瞭:老公,你的那些同事們呢?他們怎麼沒有回來,還有……電視報道說你們的船……”

            蘇寧問得小心翼翼。

            顧德興放下瞭手中的報紙,抬起頭看向蘇寧:你說呢?他們在哪裡。

            他的表情和語氣就好像是洞悉瞭一切,讓蘇寧不寒而栗。她急忙別過頭:……我怎麼可能知道……”

            是嗎?顧德興說完就起身,然後走向瞭廁所。

            ……又要洗澡?

            顧德興沒有回答她,蘇寧也沒有再問。水聲響起,她感覺窒息。